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當我第一次穿過這條僻靜的小徑時,我就喜歡上它了。我愛它的寂靜,愛那一大片綠綠的田野,和那一望無際的雲空。-
  
  以後,每當我躑躅在這條僻靜的小徑時,總覺得這是我一天中最歡愉的一段時光。因為我可以拋開一切凡俗的瑣事,可以灑落滿腔鬱悶,把思想放縱成一匹野馬,讓它恣意馳騁,躍過綠綠的田野,躍過人與人組合的世界,躍進藍藍的雲空,溶入純淨思想的領域。-
  
  -人生不如意的事太多了,有時多得使人無法用微笑去接受,但也無法拒絕。不如意,仿佛是生命中最自然的韻律,正如鬱悶,是組合一個生命的音符。但過多的鬱悶,總會使人感到乏味而自問:活著究竟為了什麼?為了抖落這些茫然的情緒,有時必須把思想的羽翼放縱,讓它翱翔在蒼茫的太空。-
  
  -有一天,這僻靜的小徑突然砌起了一堵牆,一堵厚厚的、紅紅的、高高的、堅固的牆。隔開了那一片綠綠的田野,截斷了自然與我的吻合。我無法再將思想放縱成一匹野馬,因為它無法躍過那堵牆——那堵高高的、厚厚的、紅紅的、堅固的牆。-
  
  -每天,我得在牆的陰影下走過,仿佛走在一條狹窄的暗道。看不見耀眼的朝陽、綠綠的田野和那一望無際的雲空。這條小徑也失去了昔日的僻靜,因為有些人喜歡這堵牆,這堵陰陰暗暗而能躲避陽光的牆。小徑變成了一條普通的小路。為了避免阻礙交通,我再不能挪著極慢的步子躑躅,只像過往的行人一樣匆匆來去,於是,這一段原屬於歡愉的旅程,頓時失落了昔日的神怡。-
  
  -這原是一種微妙的意覺,我驟然由此領悟到善惡、美醜、得失相距的微少,少得有時我們無法用肉眼去衡量。你說這堵牆是自然的破壞者嗎?然而,它卻是時代的產物。它能替一些求庇護的人,擋住刺目的光線。牆又是時代文明不可缺少的裝飾品。有人的地方,必然有牆。牆少的地方,只是落後的地區。牆越來越高的地方,是最進步繁榮的都市。然而,世界上許多罪惡的事,都在牆的陰影下產生。因此。你說:牆是庇護人類,還是縱容罪惡?-
  
  -從這裏,你就可以看到善惡相距的微少。有時,你以為最美好的東西,別人不一定認為完美。你最欣賞的人物,可能在別人眼中充滿瑕疵。因為美醜、善惡、得失,還沒有一定的界線,多少要摻入一些主觀因素。所以,我們無須要求別人符合自己,也無須勉強自己去適應別人,這都是非常不智的。然而,人類就這樣奇怪,總喜歡要求別人來符合自己,也喜歡委委屈屈地去適應別人,這是一種多傻的行為。正如殺人是一種罪大惡極的舉動,但在戰場上,殺人卻是一種英雄的表現。又如眼前這堵高高的牆,有人喜歡牆下的陰暗,而我卻怪它擋住了那充滿生命力的陽光。-
  
  -牆存在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,是人類不可缺少的東西,有人的地方,必定有牆。幸而牆是一種有形的實物,我們隨時建築,又可以隨時拆毀。因此,牆只能發揮它的功用,而不能恣意地貽害。然而,世界上還有許許多多無形的牆,使我們束手無策,因為它建築在人類的心裏。這些牆,又比一切有形的牆更厚、更高,隔絕了人與人之間的相處,截開了無救個原該吻合的心靈。他們把牆作為一種庇護物,為了一份莫名其妙的安全感,常常在心中建起一堵不必要的牆,在牆內猜測牆外的變動,在牆外估計別人的用心。這樣,人與人之間怎會不發生誤解、仇視、紛爭?人與人之間的距離,怎不拉得更長、更遠?-
  
  -牆原是人類不可缺的東西,但建築在人類心裏的牆,卻是一堵絕對多餘的障礙物。正如我認為在這僻靜的小徑裏,無須建起一堵高高的牆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