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只求安好...

我始終相信:不管我變的多強大,家人永遠是我的弱點;不管我有多脆弱,家人永遠是我堅強。

  旅途中,到了廣州番禺工業區,那裏和我想像的太不一樣。沒有繁華的街道,沒有高樓大廈,沒有擁擠的人群,沒有美麗的城市風景,沒有繁華的商業城。取而代之的散落的廠房,破舊的員工宿舍,偶爾發現的堆滿貨物的雜貨鋪以及為數不多的小飯館。僅此而已,我看不到公用電話亭,看不到郵局。

  突然覺得我太過幼稚了。曾經我以為這裏是發達的城市,這裏應該是高樓萬丈,街道繁華,風景優美。可是我走進姐姐曾經住過的員工宿舍,她曾工作過的工廠,稀落的小商店,看著那一切一切,心酸了。

  初中,姐姐給我寫信,耶誕節給我寄賀卡,那些信件,那些賀卡她跑了多少路;高中,姐姐經常給我打電話,噓寒問暖,我仿佛看到寒風中的她,烈日下的她在電話亭排隊等候著的瘦弱的身影;大學,姐姐給我打錢,給我寄衣服圍巾,那些沉甸甸包裹裏包含太多太多。

  大家都說我是個懂事的孩子,可是走過姐姐曾經奉獻六年青春的地方,我才發現,我其實多麼不懂事;周圍的人都說我是個看明白現實的人,可是走過這些所謂的街道,我才發現,其實我多麼多麼地幼稚。我把生活想得太簡單,太美好。

  對於金錢,我實在沒有什麼概念,我總是不在乎錢,雖然我心裏明白,錢來之不易。可是我現在明白,我所明白的來之不易,那只是書面說辭,我根本沒有體會到其中不易。單親的我們,其實都該體味過生活中艱辛與無奈。可是,我卻沒有,雖然不是公主般隨心所欲,但是卻是被捧在手心裏。我不是那種虛榮的孩子,和周圍的同學朋友相比,我是從來不會到山窮水盡彈盡糧絕的地步的,不是富裕,而是因為我從來不與別人攀比,我不會胡亂花錢,是姐姐和媽媽用雙手一直在保護著我。

  原來我的與世無爭,我的淡然,我的豁達,我的開朗,我的堅強都離不了她們,是她們撐起了我的天空,是她們堆砌完善著我的純淨成長之路。我瞭解社會的複雜,我明白現實的殘酷,我知道很多的不公平,可是我依然相信美好,我渴望美好,我期待美好。

  未來的路不會一帆風順。職場、商場、官場、情場,太多不可預知的未來,太多遙不可及願望,太多等待的滄桑。我有時也會害怕,害怕有一天我會陷入這世界的骯髒和污濁,害怕有一天我會因為金錢、名利、地位、權勢而失掉內心那份溫熱,那份善良,那份純淨,那份淡然。我害怕,現實磨掉我的棱角,侵蝕我的友善,吞沒我的驕傲。

  我不知道未來會怎樣。可是,我依然要做我自己,做一個溫暖的人,做一個善良的人,做一個隨性的人,做一個真實的人。不抱怨,不幽怨,不墮落,不尖酸,不刻薄,不依賴,不蠻橫,不責怪,不張揚,不慌亂。任何時候,不要停止思考,不要停止學習,不要停止奮鬥,不要滿足現狀,不要依賴別人。

  那些工廠,那些宿舍樓,那些小小的街道,小小的便利店,還有廠房附近淩亂的雜草,還有那些為生活而重複勞作的背影,在我的腦海浮現著,在我的心裏翻滾著。其實我有很多很多的話想說,可是,千言萬語終於還是化作沉默,沉思。

  這個世界的每一個角落裏,都有無數的人,在為別人而活著。他們承擔著的不僅僅是責任,還有更多更沉重的,那是愛。

  我想有一天,我可以肩負起自己,可以給予家人安定生活。我不求大富大貴,只求豐衣足食,孩子上得起興趣班喝得起牛奶吃得起鈣片;可以和父母住在一起,天天看見他們,陪著他們聊聊一天,散散步;過年過節全家聚齊一起做飯;休假的時候,姐妹一起逛逛街淘東西,我來買單;週末相約郊遊或者休個假帶上媽媽去旅行。不求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寬闊,不求一個小橋流水人家的寧謐,只求一家人都健康平安幸福。
返回列表